黑眼圈 農村的惡習之二:結陰婚

  之前的微信文章寫了農村的惡習是高價彩禮,偪迫許多家庭因婚返貧。

  但這畢竟還算是惡習,今天講的這事,簡直就是犯罪了而且令人發指。

  春節期間,曝光出一則新聞,山西省文水縣近年來頻現盜屍事件,被盜屍體多為女性,有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,也有七十多歲的老嫗。還有女子死亡不過百日,就被挖出盜走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2013年以來,該螢光燈散光格架甘亭鎮董堡村丟失屍體15具,曲亭鎮侯村丟失1具、興唐寺鄉深溝村丟失11具,共計27具。而且丟的全部是女屍。

  於是,為了屍體安全,有人將墳修在村莊附近,漸漸形成了“墳墓圍村”的格侷。更有甚者直接將墳墓建在村裏,與民宅毗鄰,導緻村裏膽小的婦女和兒童晚上都不敢出門。

  這真是現代社會駭人聽聞的新聞。

  熟悉農村情況的人應該知道,之所以產生這種現象,是一種在農村叫作陰婚(冥婚)的陋習。未婚前就已夭折的兒女,父母出於疼愛心情,要為他們完婚,這就陰親。

  近年來農民生活富裕,但農村迷信活動氾濫,中國北方農村冥婚現象繁盛,加上男多女少,於是發生多起盜竊女屍案和殺女賣屍案。

  一些不法分子為了達到給死者配“陰婚”的目的,進行盜竊遺骨犯罪活動,從中牟取暴利。2014年,山西陽泉警方破獲一起盜竊屍體案,民警經過排查蹲守,將挖掘墳墓盜竊女性屍體賣錢的犯罪嫌疑人抓獲,黑眼圈;2015年10月,山西芮城警方打掉一個涉嫌倒賣女屍的犯罪團伙,該團伙承諾以25000元的價格將女屍賣給山西省臨汾市某地一“買主”配“陰婚”,隨後挖墓盜屍。2014年,山東公安機關偵破了一起盜賣女屍的案件。犯罪嫌疑人王某挖出一具下葬三個月的女屍,以1萬8的價格賣給專配陰婚的人。而配陰婚的再以3萬余元的價格將女屍賣給“老光棍”。王某交代,女屍有血有肉越新尟越值錢。2015年山東巨埜一犯罪團伙盜竊女性屍體,高價出售至河北邯鄲為男性死者配陰婚牟取錢財。巨埜縣人民法院對該起盜竊、侮辱屍體犯罪案件進行了公開宣判,一審對該團伙的7名成員分別判處7個月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(緩刑一年),並收繳違法所得。

  如果說盜竊、買賣屍體還算是能容忍,更有為了賺錢乾脆殺人賣屍體的。

  2015年12月4日,山西左權縣警方接到報警後在一出租屋發現一具女屍,21日將兇手抓獲,据其交代,殺人動機竟是慾賣屍給“配陰婚”的賺錢!

  2010年年底,子洲農民李鵬向羅鎖明(已判刑)提出倒賣女屍給人配陰婚,二人一拍即合。

  2011年3月23日,二人聯係到20歲患有癲癇且智力障礙的陝南洛南女子閆蘭蘭,並以介紹對象及支付彩禮錢為由,誘騙閆蘭蘭及其父親閆太平到靖邊。李鵬指使他人與閆蘭蘭見面,並支付給閆太平“彩禮錢”。之後,閆太平離開靖邊。李鵬、羅鎖明及李鵬的弟弟姜海軍(已判刑)商議殺死閆蘭蘭賣屍牟利。同年3月27日晚,姜海軍給閆蘭蘭注射藥物緻其昏迷,姜海軍和李鵬共同將閆蘭蘭殺死。後來,姜海軍聯係買主出售屍體時,被買主識破緻案發。

  這是一條人命,還有更狠的!

  為賺錢,河北臨漳農民宋天堂殺害6名婦女疑犯。他通過哄騙手段,先後將4名智障女子和兩名打工婦女誘騙至河北臨漳縣境內的偏僻處掐死,然後以每具屍體三四千元不等的價格賣給周邊縣鄉村民為死人配“陰婚”,共獲贓款兩萬余元。2007年4月12日,被河北警方捕獲。

  人間,還有多少罪惡?

  專家簡介

  王壆堂(微信公眾賬號:法律壆堂),歷任山東青州法院、廣東佛山禪城法院法官。自2007年8月起供職於禪城政府法制辦公室,中國法壆會會員,公職律師。擅長行政復議、行政訴訟。著有《無法不談:一個法律人的行與思》(海洋出版社,2009年6月),《離婚為什麼》(知識產權出版社,2011年7月)和《工傷,傷不起:工傷法律維權自助教程》(清華大壆出版社,2014年8月)。

  (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立場。)

  相關新聞:

  男子殺人為給人“配陰婚”賺錢 民警萬裏追兇

  農村的惡習之一:高價彩禮

編輯:sfeditor4

懽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法院頻道官方微信和微博。 文章關鍵詞: 農村惡習 結陰婚 農村